贵阳市聚信天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 00130-882723
邮箱:service@szshijibodd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柳氏姐妹的“出行之战”:从相撕到相爱

字号:
摘要:柳氏姐妹的“出行之战”:从相撕到相爱

[图片]

8 月 1 日下午,滴滴出行正式对外宣布与 Uber 全球达成战略协议,滴滴出行将收购优步中国的品牌、业务、数据等全部资产在中国大陆运营。

根据双方签署的战略协议,滴滴和 Uber 全球将相互持股,成为对方的少数股权股东。Uber 全球将持有滴滴出行 5.89% 股权,相当于 17.7% 的经济权益,优步中国的其余中国股东将获得合计 2.3% 的经济权益。此外,滴滴出行创始人将董事长程维加入 Uber 全球董事会,Uber 创始人 Travis Kalanick 也将加入滴滴出行董事会。

看上去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如今却发生了。从此以后,滴滴和 Uber 便进入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的新时代。

然而,滴滴和 Uber 还有着另一层“堂姐妹”关系,滴滴总裁柳青和优步中国战略负责人柳甄,她们分别是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的女儿和侄女。柳氏姐妹不仅在容貌上相似,在求学和职业履历方面也如出一辙。同是国内名校大学毕业,美国名校拿到硕士学位,在美国工作一段时间后,于 2014 年、2015 年先后选择回国工作。更巧合的是,柳氏姐妹俩都选择进入网约车这一领域。

在很多人看来,堂姐妹之间的关系一定是亲如闺蜜,而这对柳氏姐妹,一位是滴滴的“二把手”、一位是优步中国的“一姐”,她们在过去一年时间里,每天都斗得死去活来、隔空喊话,火药味十足。此前滴滴和 Uber 的竞争在某种程度上也被看作是柳氏姐妹的对决。如今,滴滴和 Uber 已合并,在这场中外资本“押注赛”里一个看点,依然是柳氏姐妹之间的博弈。

柳氏姐妹成长经历相似

柳氏姐妹,不但中文名很容易混淆,而且英文名也很容易混淆。柳青的英文名是 Jean,柳甄的英文名是 Jen。不仅如此,两人的成长经历也是高度相似。

柳青 18 岁进入北京大学计算机系,毕业后并没有进入联想。因为柳传志给联想定了一个“天条”:子女不得在公司任职。

于是,柳青便去了美国,在取得哈佛大学的硕士学位之后,柳青经过了高盛 18 轮面试,进入公司投资银行部,就从最基层的分析员开始干起。在高盛,柳青开启了工作狂模式,据说每周工作 100 小时是家常便饭。

30 岁,柳青为高盛(亚洲)有限责任公司执行董事,年收入过千万。

2014 年,高盛看重正在高速发展的滴滴,想要投资滴滴,负责洽谈投资业务工作的正好是柳青。当年 6 月的某天晚上,柳青和滴滴创始人程维在一起吃饭,这已经是柳青第三次代表高盛和程维谈投资滴滴的事情,不过程维依然没有答应。见此状况,柳青便开玩笑地说:“不让我投,我就给你打工吧!”正是这么一句玩笑话,让程维认真思考,并向柳青发出邀请。

该消息一出,让所有人都甚感惊讶。滴滴的董事们担心请了柳青这样的人公司或许会消化不了。尽管家人认为柳青已经取得成功了,没必要再把自己往风口浪尖上推,对此高盛也极力挽留柳青。

最终,柳青还是决定从头开始。36 岁的柳青出任滴滴 COO,2015 年 2 月出任滴滴总裁。

柳甄在北京长大,高中在美国做了一年的交换生,大学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。柳甄学习法律专业,或许是受其爷爷——柳谷书的影响,柳谷书是我国最早的知识产权律师之一。

大学毕业后,柳甄也和堂姐柳青一样,选择去美国继续深造,去加州伯克利法学院继续学法律。2008 年柳甄毕业后便在硅谷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,由于柳甄的专业偏向公司法,所以柳甄的工作主要是高科技企业的并购、融资、上市等业务。

柳甄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:“帮助融资的律师是和创业者离得最近的。”这种贴近的感觉也是她后来决定加入创业公司的起点。 Uber 的创始人 Travis Kalanick 就是她的客户之一。决定离开律所之后,柳甄也是迅速被他说服,开始了在中国出行市场的旅途。

2015 年 8 月 12 日,柳甄加盟 Uber,任中国区战略负责人。

不知道柳甄进入 Uber 是否受到堂姐柳青的影响,但是作为竞争对手,与堂姐之间的战争已经就此展开。

为公司不惜相互开火

柳青、柳甄各自对外解释为何加盟滴滴、Uber 时,都自称为“创业者”。虽然柳氏姐妹都共同选择出行领域来“创业”,然而滴滴和 Uber 却是两家风格完全不同的公司。滴滴坚持做加法,从打车延伸到专车、快车、顺风车、代驾、巴士等领域;Uber 坚持做减法,专做打车业务。

同一选择不同使命,自从柳氏姐妹进入出行领域,便开始“杠上了”。在各种媒体上,经常看到柳氏姐妹各种隔空喊话,并且火药味十足。

去年 8 月,柳青在接受《华尔街日报》专访时表示:“我们的理念在于,我们并不信奉‘颠覆性的毁灭’。在涉及数百万人的工作岗位,以及数千万人的生命安全时,我们相信从内部开始的‘合作式的改革’。我们尝试与所有人合作。”

然而,Uber 的理念则是“颠覆并取代出租车行业”。柳甄在去年 10 月对外表示,在滴滴、快的合并后,优步反而迎来了快速增长。未来如果有一种模式能够颠覆 Uber,那可能是无人驾驶(不会是滴滴)。

今年 5 月 13 日,滴滴出行宣布苹果公司以 10 亿美元投资本轮融资,这是滴滴迄今为止获得的最大单笔投资。5 月 26 日,阿里巴巴集团年报显示,阿里和蚂蚁金服将联手投资滴滴 4 亿美元。

6 月 2 日,Uber 宣布获得沙特主权财富基金的 35 亿美元投资。据悉,这笔来自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的 35 亿美元投资,是 Uber 融资史上获得的单笔最大投资。

柳青 6 月 2 日在美国参加 re/code 峰会现场时听到 Uber 获得沙特主权基金 35 亿美元融资的消息,当场表示:“滴滴本轮融资仍未结束,已经募集到的资金总额远超 35 亿美元。”

据悉,Uber 的G轮融资高达 60 亿美元,数额之高足以载入互联网行业融资的史册,但是拥有苹果背书的滴滴并没有把竞争对手放在眼里,从柳青的言语中便能感受到一丝不屑。

然而,柳甄 6 月 3 日在香港参加活动时说:“Uber 在中国专车的市场份额从起步阶段的1% 增长到现在约三分之一。在优步新近拓展的‘新一线’城市中,我们更是看到了惊人的市场潜力,比如在有 700 多万人口的安徽省会城市合肥,今年 3 月初优步才正式进入,仅仅用了三周多的时间,就斩获当地超过半数的市场份额,成为当地市场第一,而反观竞争对手已经在合肥运营一年多。”

柳甄总是尽量避免直接提及竞争对手的名字。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,柳甄说:“竞争对手从来不是我们的标杆,也不是我们做经营策略和经营决定最重要的因素。我们在杭州做得就非常好,杭州还是快的、阿里的大本营呢。”

被问及关于竞争对手——滴滴的问题时,柳甄喜欢强调:“我们在中国运营的 17 个城市中,大部分城市专车市场份额是第一。”

毕竟都是柳家人

今年 4 月,有国外媒体报道称,Uber 的投资者有意与滴滴签署合作协议,股东双方开始协商潜在的交易可能性。

尽管柳氏姐妹都曾否认,但现在看来其实都只是套路而已。据悉,滴滴和 Uber 这桩“跨国婚姻”历时两周时间。然而,这桩“跨国婚姻”除了柳氏姐妹的原因以外,还有两方面原因的助推,即:政策驱动力和来自资本市场的压力。

2016 年 7 月 28 日,徘徊近两年时间的《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》和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》正式出台,新规明确网约车的合法地位。该政策的出台更好地兼顾了网约车分享经济新业态各方面的利益,也得到市场参与方的支持。

长期以高额补贴为竞争手段的确赢得了市场,不过无论是滴滴还是 Uber 都已负债累累。其中,为了与滴滴抗? ,优步中国在 2015 年总共花费超过 10 亿美元的补贴,但市场表现差强人意,短期来看盈利目标遥遥无期。

滴滴天使投资人朱晓虎在谈到滴滴与优步中国的合并时说 :“这次其实是 Uber 首先递过来的橄榄枝。Uber 目前面临非常大的压力,它虽然融到很多钱,但在中国烧钱还是非常厉害的,现在每个月还烧掉 2.5 亿美元以上,所以董事会给它非常大的压力。”

“打则惊天动地,合则恩爱到底。”这句话与其说是形容滴滴和 Uber,还不如说是形容柳青和柳甄这对姐妹关系的。毕竟,都是柳氏家族的人。

合并之后的道路选择

滴滴和 Uber 合并之后,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是:谁将拥有新公司的话语权?

正常情况下,Travis Kalanick 自会守住分际,不至于越俎代庖。然而,当柳青和柳甄这对堂姐妹聚首之后,程维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吕传伟(快的 CEO),逐渐淡出?就此问题,《投资者报》记者联系滴滴相关负责人,但未能得到答复。

据了解,Uber 中国的 800 多名员工,已经收到“合并完成现金奖励”——相当于最多 6 个月的月薪和 6 个月的可归属股票价值,这就是所谓的“遣散赔偿金”。

虽然滴滴和 Uber 的战争结束了,但是这或许也将开启中国互联网巨头 BAT(百度、阿里巴巴和腾讯)之间的暗战。滴滴与 Uber 合并之后,腾讯和阿里将在新公司中持有接近 10% 的股份,而百度的股份将下降至3% 左右。

滴滴目前同时使用腾讯和阿里(高德地图)的地图服务,支付领域用的是微信支付和支付宝,这个局面在合并后很难改变。百度原本希望通过 Uber 中国来提升其地图和支付业务的使用率,合并之后,或许将会对百度不利。

接下来滴滴和 Uber 这对“跨国爱人”能否一起慢慢变老,这依然是需要通过时间才能给出答案。

合并之后的滴滴,拥有超过 1500 万司机和 3 亿注册用户,日订单超过 1600 万,这无疑是出行领域一家独大的公司,也将由柳氏姐妹接受管控。而联想控股是掌握神州专车品牌的神州租车的第二大股东,其旗下的君联资本亦是运营神州专车的优车科技的主要股东。这就意味着,柳氏家族成员正以一种紧密的方式掌控着对中国人移动出行之势。